呆头鹅

【仙流】指南针

五、
 
仙道以伤没完全好为理由,不肯流川上器械以免再次受伤。球都练好几天了,况且被砸的是头,身上早就一点事没有了,真搞不懂这家伙紧张兮兮的是干嘛?流川腹诽,但还是乖乖跟着进了私教室。
 
平常仙道都带着流川在力量区和综合区训练,有时候还会让他去单车室,但单车太动感,音乐太嘈杂,流川被吵得受不了,就再也不肯去。倒是这第一次来的私教室安安静静,让流川很是满意。“流川。”仙道拍拍铺在地上的垫子,“过来这边躺下。”
 
流川躺得四仰八叉,明晃晃的白织灯有些刺眼,他便闭上了眼睛。仙道像是拿了个棒球大小的东西放在自己肩窝上边按边滚。他一靠近,那股清新的柠檬味扑鼻而来,他一张嘴,温热的气息仿佛近在咫尺。“你这里的肌肉比较硬,经常这样按可以舒缓,把硬块揉开。”说着手上加大了力度,虽然还挺疼,流川却感觉还不赖,很是酸爽。“后面这块也很硬,不要总是趴着睡觉。”仙道把流川的背推起,按压着肩后的斜方肌,“这样打球也容易拉伤的。”你怎么就知道我趴着睡觉了?流川轻哼了一声,仍旧闭着眼,决定不理他。
 
被上上下下按了一通,又被摆弄着四肢做了各种拉伸,酸爽的同时流川觉得既放松又紧张。对,是紧张,就跟上次在休息室包扎伤口时候一样,而且还很热。照理说除了打篮球和打架,流川一向不喜欢任何身体接触。之前仙道也只是交代过在剧烈运动后记得拉伸,像今天这样亲自上手还是头一回,可自己却一点也不反感还乖乖躺着任由摆布。开始的时候只觉得被小球滚到的部位既酸痛又放松,后来仙道的手温隔着衣服布料传来,热热麻麻的感觉让人莫名觉得紧张,但并不抗拒。流川可以感觉得到仙道的手很烫,但自己的身体似乎更烫。当那双手一路向下按到裸露的小腿,被掌心覆盖的那一块肌肤仿佛要燃烧,脸颊也跟着要烧起来。猛的睁开眼,却对上了仙道灼灼的目光,“你很热吗?”流川不自在地偏过头,闷闷回答:“……有点。”
 
冷气被调低几度,流川深呼吸了几口气又灌了几口水。明明都没动也没有流汗,怎么这么热?疑惑的抓抓头继续躺下。“流川,翻一面趴着。”仙道没有再继续之前的动作,而是拿来泡沫轴来给自己按摩。
 
这会儿仙道手在动,嘴也没停,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那念经般低沉的嗓音配合着泡沫轴恰到好处的力度,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流川被弄的昏昏欲睡,像是躺在软绵绵的云朵里那样舒服,而且也没有那么热了。仿佛过了很久,耳边突然有人不停地叫唤起来:“流川,快醒醒!快醒醒呐,流川。再不起来我就要亲你啦……”是谁!吵死人了!一记铁拳挥出,又扑了个空,流川这才清醒了一些,刚睁开眼,就看到仙道蹲在面前,那张欠扁的脸正对着自己笑得花枝乱颤。
 
“白痴。”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