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头鹅

【仙流】指南针12

十二、

一连三天,那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都来纠缠不休。或许是对自己凶狠的目光免疫了,又或许是这三个人本身就是没皮没脸,越发像牛皮糖般往仙道身上粘。不但拿半裸在外的大胸蹭他的胳膊,还对他上下其手,最后还直接拉着仙道跳进泳池玩起了“鸳鸯戏水”。

那是我的!流川看着她们把自己最最喜欢的仙道七手八脚地摸来摸去,简直快气炸了。

要冷静,要冷静,说不定仙道就是喜欢那些女人,只有自己傻不愣登的在这自作多情。啊,好烦。流川又把头抓成了鸡窝,“扑通”一声扎进了泳池。

昨天发生同样情况的时候,仙道正在公共泳池里指导流川游泳。流川兴致很高,不仅可以学新的游法,还趁机在仙道身上摸了一把,美其名曰“我对比看看”。嗯,手感比想象中更好,看不出来肉还挺多,这触感,这形状,这软硬程度,皆是完美。流川枫满意地深吸一口气,内心坦然接受了自己已经彻底被仙道的男色诱惑了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子就是喜欢他,哪里都喜欢,超喜欢。

要不是后来又有那三块牛皮糖出来捣乱,流川将会认为这是认识仙道后最美好的一个夜晚。
“你去里面那个泳池等我,这里人太多了,我一会就来。”仙道拉过气呼呼的流川,在耳边轻轻地说。
昨天那场闹剧解决了以后,仙道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既不解释也不道歉,到了后面的小泳池就继续专心教流川游泳。流川很纳闷,仙道像是有用不完的耐心,可以忍受女人们这样那样的投怀送抱,不烦?不是说不想为女人花时间的吗,难道他想对她们负责?怀踹一肚子心事的流川一晚上都有点楞头楞脑,呆呆地练习完,最后又呆呆地收拾好东西回家。

而今天,那三块牛皮糖像是等在这里一样,流川跟着仙道才刚走到公共泳池边,水都还没碰到,她们咻咻咻就粘了上来。

这还游个屁,流川心里暗骂。“流川,一起下来玩啊。”看着被拖进泳池里玩开了的仙道,流川狠狠地哼了一声,直接往里面私人泳池走去了。

冰凉的池水也没能浇灭流川内心的怒火,女人什么的,最讨厌了,偏偏仙道还一副沉浸其中的样子,看来早已把自己忘到九霄云外去,简直太可恶了。单纯少年流川枫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强烈的不满来自于嫉妒,而嫉妒的起因就是吃醋,他只知道自己此刻很不爽,非常不爽。反正这里也没别人,他敞开了在水里“撒泼”,毫无章法的满池子游,发泄一腔怒火。随着水花四起的“哗哗”声,憋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流川枫甩着头从水里钻出,对着空旷的泳池大喊道,“仙道彰,你这个大白痴!”

“啊,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是你吗流川?”仙道说着,悠悠走向泳池。“哼。”这里又没别人,大白痴,想嘲笑我就直说。这回真是丢人丢到家,这家伙怎么这么快过来了,不管他那些个莺莺燕燕了吗。流川红着脸背过身,不想叫自己这窘迫的模样又给仙道看了去。可仙道偏偏不依不挠,笑嘻嘻地开始一圈圈绕着泳池跑,流川转向哪里,他就朝哪里跑,手舞足蹈地边喊边叫,简直就像一只飞不起来还胡乱扑腾的鸭子,最后跑不动了干脆两条大长腿一伸垂进泳池,半个身子歪倒在边上,“不跑啦,累死我了。”

就这几圈能累死你?鬼才信。可此时的流川已经被仙道无比滑稽的模样逗得怒意全无,甚至连嘴角都弯了个自己没察觉到的弧度。再次转过身,这回不再是躲闪,而是不紧不慢朝他游去。从水面探出脑袋,流川看着躺得七歪八扭装死的某人,握住他半浸在水里的小腿晃了晃。只见那人一骨碌坐了起来,俯身朝自己眨巴着眼。四目相交间,仙道深蓝的眼珠里有自己看不懂的情绪。

谁都没有开口,一时间,空荡荡的泳池里只有水波荡漾的声音,和彼此脸上的水珠反射出的晶莹光亮。还是一样的情境,一样的姿势,不一样的只是两人对换了位置。

流川不知道是第几次陷在这双眼睛里的温柔乡,面前的这个人,越是多看一眼就越觉泥足深陷,想来自己是无论怎样都爬不出来了。流川对着那抹湛蓝深吸一口气,不管了,豁出去了,这段日子里那些纷芜杂乱的少男心事最后只汇成一句话,“仙道,我喜欢你。”说完又低头抿抿唇,继而抬眼,“很喜欢。”

终于说出口了。四字箴言还有最后一条:表明心意。

面前的人闻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仙道只不过怔了一秒,又将蓝色眼珠动了动,像漩涡般打着转将流川卷进去,让他情不自禁地靠近,顷刻间只剩两人炙热的鼻息。当仙道温热的、带着柠檬味的双唇覆上来的时候,流川的身体开始在漩涡中心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要往下沉。不过短短数秒的亲吻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脑袋空空,彷佛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是愣愣看着那人抚摸着自己的脸,眉眼弯成了无比温柔的弧度,他性感的嘴唇一张一合,清清楚楚地描摹着三个字:“我知道。”

那么流川,你知道吗,我也很喜欢你呢。

评论(1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