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头鹅

【仙流】指南针21


二十一、

仙道把流川家的冰箱翻了个底朝天,所幸剩余不多的食材足够他捣腾出两大碗美味的乌冬面。吃饱后的两人决定继续回床上补眠。流川趴在仙道怀里,觉得很放松。

在仙道以为他快睡着的时候,流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睁开眼问道,“你喜欢男的?”虽然听小个子说过他并没有见到仙道交女朋友,但流川怎么看也不觉得他是喜欢同性的那一类人。

“不是的,我只喜欢你。很久以前我也交过几个女朋友的,但怎么都上不了心,这几年干脆再也不随便答应人家交往了。”仙道顿了顿,低头又犹豫着抬起,“那你呢?”

“我没喜欢过别人。”流川是不会告诉仙道,自己只做过跟他有关的春梦,而且为了确定自己的性向问题,曾在健身房休息间隙,或者更衣室里偷偷留意过其他男会员,其中自然不乏有颜有身材有气质的。观察结果是流川对他们并没有任何感觉,心跳平稳如睡觉。至于女人,自己向来是唯恐避之不及。

仙道得到意料中的答案满意地亲了他一下,没有继续话题。两个人抱着不知道迷迷糊糊睡了多久,最后还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吵醒的。“砰砰砰,流川枫,快开门!砰砰砰,流川枫,我知道你在家,你给我醒醒!”

流川顶着一头鸡窝开了门,看都没看门外人一眼,回头就往沙发上摊,一屁股用力过猛扯到了腰,赶紧小心翼翼摆正了坐姿。彩子大包小包提了一堆东西扔在厨房,洗完手走到客厅。

“流川枫,你是猪吗,至于睡到学校都不去?我还以为你生病了连训练都一声不吭给翘了,这看你不是好好…的…吗……啊!!!这,这是什么!”彩子指着流川从脖子蔓延至领口处那一块块深红色的可疑红晕,尖叫声大到能掀翻屋顶。

“吵死了。”流川往上拉了拉领口,不过并没能遮住什么,何止脖子和胸口,仙道彰那个变态几乎把自己全身上下都啃了个遍,大腿内侧那块更甚。流川叹了口气决定闭上眼装死,可始作俑者这会儿从房间里笑呵呵地打着招呼出来了。

“你,你,你是仙道彰?!噢,我的天,我该不会是眼花了吧。好吧好吧,花了就花了,你真是太帅了。”流川见装死不成,睁开眼看看间歇性犯着结巴成迷妹状的表姐,又看看那头不知道哪里整出一套衣服穿得人面兽心的大灰狼,疑惑地问道:“你们认识?”

“你这个臭小子。”彩子拍了他一脑门子,“仙道君前几年可是陵南的大名人,你们教练以前整天挂在嘴边,到现在都还有他的照片挂在学校体育馆的照片墙上,这些你都不知道吗。”彩子继续化身迷妹模样手舞足蹈,“而且现在仙道君事业有成,前段时间才上了财经名人版,他的公司……”

我为什么要知道那些?健身房教练上的哪门子名人版,简直莫名其妙。流川打断彩子的话,鼻子哼哼继续靠回沙发里,“我没死,没事你可以走了。”

“嘿,你这个目无尊长的死小孩,你就以为我爱过来?还不是…对了,说起来仙道君为什么会在小枫家里?”彩子回过神来才发现这一切的不对劲,按理说自家小孩不应该会跟社会人士打交道,“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啰嗦。”流川刚被吵醒还有点起床气,这会儿已经没有耐心了,不想她再作纠缠,起身走到玄关把门打开,“回去吧,迟了有人会很烦。”

彩子抬表看了一眼,“哎呀,糟糕了。”年初才跟追了自己有十年的宫城良田结了婚,这家伙整一个老婆奴。赶紧拎上沙发里的包往门外走,又看了看流川的脖子,一脸严肃家长模样对他说:“下次给我好好交代。”转头立刻换了副嘴脸对表弟身后的大帅哥笑得花枝乱颤:“仙道君,下次见哦!”

送走了女魔头,家里还有个更难缠的大魔王。前脚门才关上,后脚流川就被箍进仙道怀里。“我表姐,给我来送吃的。”流川解释道。

仙道揉揉他的头发,语气软软的,“女人是很可爱的生物,对她们应该温柔一些的不是吗?”

流川在他肩头蹭了蹭,闭上眼睛,“然后对你凶一些?”

仙道捧起他的脸来了个法式湿吻,舔着他湿漉漉的嘴唇道:“你不会的。”

赏了大魔王一记后肘,“你看会不会。”挣开禁锢躺倒在沙发另一边,流川拿脚戳戳他,“我饿了。”

仙道捂着肚子说着“好残忍”,却也没有漏掉流川嘴角那一闪而过的笑意,乐呵呵哼着小曲儿到厨房忙活去了。

“彩子姐买了不少东西呢,这些菜你都会做吗?好厉害哦我的枫枫。”仙道一边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一边从厨房探出脑袋来笑嘻嘻的。

枫…枫枫!真是恶心死了。“不会。”

“那买这么多来你难道吃生的么?啊我家枫枫原来这么狂野的。”

谁他妈吃生的,真想一拳揍死你,流川忍住冲动,还是耐着性子给他解释:“想吃的时候叫附近的钟点工阿姨来做就行。”

“噢,那今天的钟点工就让我来吧,想吃什么你随便说。”仙道自信地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确定我可以点菜?”

“当然啦,不要小看你老公我。”

噗!老…公…流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保持一脸淡定的样子,流川冲仙道挑挑眉,“牛排,做得好或许有奖励。”

晚上仙道如愿以偿,得到了大大的“奖励”,并且如实交代了他并不是专门的健身房教练,当初会当流川的私教纯属个人私心作祟,是早有预谋的。

流川听完后也没有露出太震惊的表情,只是淡淡问了一句:“很早是多早?”

仙道拉着他的手指放在手心磨蹭,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说:“在你认识我之前,你经常从健身房门口经过,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注意你了,慢慢地就再也忘不掉了。”

流川闻言轻轻眨了下眼,没有再说什么,往仙道怀里靠了靠,便睡了过去。

两人自从交往后简直腻歪地羡煞旁人,与其说是两人,不如说是仙道毫无顾忌,完全不顾别人的眼光。用越野的话来说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就不能低调点?”

不能。

“我对流川的爱已经满的要溢出来了,反正我这辈子就只要他一个,别人知道又有什么关系?”仙道对越野操的那门老妈子心不以为然,“等你遇到你的那个‘流川’就会明白一切了。”

“我才不要什么‘流川’,我喜欢的是女人!”越野面上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心里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老友的,“小心你家老头子要是知道了,有你好受的。”

“哎呀呀,那还真是有点麻烦呢!”仙道耷拉着眉眼似乎很是伤脑筋的样子,“看来得早作准备啊。”

真正的夏天很快到来了。仙道每晚都陪着人在健身房训练,周末更是直接住在流川家方便两人每分每秒腻歪在一起。流川的家人都在国外,表姐彩子在知道两人关系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自家呆小孩好自为之。

流川也很满意现状,除了在某些方面仙道有着似乎花不完的精力外,他对自己交了个几乎完美的男朋友真是没话说。

全国大赛的预赛拉开序幕,这天仙道特地来看流川比赛。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在正式的球场上看心上人打球,仙道心里特别高兴。当流川穿着他再熟悉不过的陵南队服出场时,仙道简直移不开眼睛了,直到整场比赛结束,他都没有再看过其他人。

“枫枫,打的好棒,颇有我当年的风范哦!”流川刚换好衣服从体育馆出来就被仙道给拐走了。

“嗯哼。”那是自然。流川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是很得意的。今天的对手很有实力,陵南一众都拼掉了大半条命。知道仙道今天会来看比赛,他也特别兴奋,可以说是状态极佳了,最后那几个连续反击很是痛快。这会儿停下来越发觉得气力耗尽饥饿难耐,流川瘫坐在仙道的车里,有气无力的催促着:“好饿,去吃饭吧。”

在消灭掉两大碗豚骨拉面外加各种烤串烧物后,流川满足地打着嗝:“吃饱了。”仙道笑着看他:“今晚要不要去我家?”流川想到明天是周六,球队的训练在后天,便二话不说答应了。

洗完澡的仙道一骨碌钻进被子里抱住香喷喷的流川:“好几天没见了,有没有想我?”自从预赛开始后流川每天都拼命练球,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健身房了,仙道最近也有些忙,两人就没能天天见面。

“嗯,想你。”流川赏他一个香吻。

“好乖。给你按摩好不好?”仙道说着就动手了。

“嗯…”好舒服,流川也不知道仙道哪里学来的这套,每次自己累瘫的时候,被仙道这上上下下按一通,准能放松不少。

可按着按着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当流川发现自己的内裤都被按没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混蛋…下周还有比赛!”被趴伏在身上的大魔王到处点火,流川下腹隐隐躁热起来,每一个毛孔都在提醒着他即将大事不妙。

“有什么关系,明天睡迟点,休息一天不碍事的。”仙道啃完流川的脖子,又去欺负他的耳朵,怀中人轻轻颤栗却没有推开他。仙道吸着他的耳垂,语气暧昧无比:“你也喜欢这样的。”

流川被仙道喷在颈间的鼻息弄的脑袋发麻,搂住他的脖子:“别留下痕迹。”

仙道埋首继续点火:“知道了知道了。”

最后情到深处,仙道还是在流川身上留下了欢爱过后的一片片深红,很讨巧的全部都在私密的地方,即使穿上球衣都不会露出一星半点来。流川不甘心,隔天在仙道脖子上种了一个巨大的草莓以作报复。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