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头鹅

【仙流】指南针22


本打算这章完结的,看来还未够啊,再拖拖🙃


二十二、

县大赛最后一场比赛结束,陵南顺利拿到了全国大赛的入场券。流川已经高三了,这是他高中最后一个夏天。

仙道一早就买好了食材,在流川的小公寓里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为他庆祝。“下个月就要去东京比赛了,最近训练很辛苦吧?田冈教练简直是虐待狂。”仙道给流川多添了一碗饭。

“还好,习惯了。”运动过后胃口总是格外好,流川被食物塞得两个腮帮鼓鼓的。

只要有空,仙道都会为流川下厨,看着心爱的人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仙道感觉很幸福。“对了,说起来你们下周就要期末考,准备得怎么样了?”

听到“期末考”这三个字某人如遭雷劈,停顿了好几秒后一声不吭继续扒饭。

“看来枫枫对学习不如打球有把握哦。”仙道放下碗筷似笑非笑地说,“到你全能老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流川闷闷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心想都没有哪里是用不上你的。

在为期一周的复习时间里,要让睡鬼流川枫时时刻刻潜心钻研课本自然是不可能的。在仙道轮番威(不给做饭)、逼(不做习题就来zuo爱)、利(学校规定期末考不过不能去全国大赛)、诱(全部及格有惊喜)下,流川终于有惊无险地全部通过了。

可是暑期开始没几天,在流川以为可以天天和他的全能男朋友一起吃饭睡觉打球训练的时候,仙道到国外出差去了。这一去就是半个月,连全国大赛的开幕式都没赶上。

哼,大骗子,还说要一场不落过来捧场,结果都快结束了还不见人影。虽然对比赛的发挥没影响,但流川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

明天是四强晋级赛,流川在晚饭过后接到了仙道的电话:“枫,我后天就回去了,下午开完会就过去东京找你。”也不知道仙道那边是什么时间,他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疲倦。

流川闷闷回了句“哦”,随便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陵南今年的阵容虽不是最强,但他们都很有信心和拼劲,力求能够超过当年仙道在陵南当队长时全国第三的最好成绩。

流川当然也想让仙道看着自己夺得好成绩,所幸还赶得上。这半个月来别说见不上面,由于时差关系,两人通电话的次数都少的可怜。这两天他开始有点焦躁,情窦初开的少年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恋爱关系,只是直觉让他感到最近的他们在无形中被拉开了距离。现在尚且在同个地方,若是一年后距离大到了远在半个地球外的美国,到时又该怎么办?

流川顶着被自己抓乱的鸡窝头,一股脑儿蒙进被子里,心想反正仙道就回来了,剩下的等比赛结束再说吧。

不想在第二天的比赛中,陵南被今年杀出来的一匹黑马——名朋工业给挡在了四强门外,最终止步八强。

流川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糟糕了,因为输了比赛的不甘心,也因为直到晚上连个电话都没有的仙道。这段时间来积攒的烦闷在这时被无限放大,流川一个人在宿舍附近的球场发泄着,直到很晚才回去睡觉。并不想打给仙道,因为流川枫从来不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软弱。

激烈的比赛过后又打了一晚上球,流川第二天睡到快中午才醒过来。队友都去看四强对抗赛了,深知某人的暴力起床气谁都没敢叫醒他。回程车次是下午三点,流川不想再等,打电话给田冈教练报备后,独自乘上列车回神奈川了。

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流川又睡到犯迷糊,擦擦嘴角的口水下了车。在附近简单解决了午饭,流川回到小公寓里放好行李,又冲了个澡,四仰八叉躺倒在床。

可是这会他怎么也睡不着了,想了想还是给仙道打个电话吧,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输掉比赛提前回来了。

嘟…嘟…“hello!”电话里传来一个略带外国口音的女声,“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流川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那白痴的电话没错,这女人是谁?
“嗯?没有声音么?请问…”
“我找仙道彰。”
电话那头的女人像是被吓到,停顿了几秒才说:“哦,他现在正开会呢,大概还要一会才能结束,到时再帮你转告他。”
“不用了,谢谢。”流川挂了电话。

“终于解决得差不多了,等过几天我得给自己好好放个假。”仙道从会议室出来,一脸疲倦。

“这回的洽谈可算是绝处逢生,好不容易搞定了,你是该休息一阵。”秘书Mary将手机递给仙道,笑得十分暧昧,“刚才有人找你。”

仙道看着她这少有的表情很是好奇,正想问问是什么人令她这么在意,拿在手里的电话响了,是老爷子。仙道抬脚走向自己办公室,摆手示意她先去忙。

跟老爷子聊完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仙道完全忘了“有人找你”这件事,翻开桌上最近积攒的一大叠文件,准备把一些紧急的先签完就去东京找流川。

所以当流川推门而入时看到的便是仙道一头埋在文件堆里,只露出他尖尖朝天发的样子。认真工作的模样还真是有魅力啊,流川心想。虽然一直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帅得没天理,但他穿西装的样子简直不要太迷人。

“稍等,马上就好。”仙道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名字才抬起头,看到站在面前的居然是流川,一时间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但身体已经做出了本能反应。上前拉住他的手,仙道带他到一旁的沙发坐下,“怎么突然过来了?比赛已经结束了吗?”

流川看着仙道略带青影的眼睑和疲倦的神态,心说这人是多久没好好睡觉了?摸摸他的脸,有点干。流川本想睡一觉再给他打个电话的,没想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干脆直接打车到他公司来了。带他进来的是代仙道接电话的外国女人,流川这才知道原来是仙道的秘书。

靠上仙道的肩膀,他粗着嗓子硬邦邦说了一句:“想来就来了。”

仙道蹭蹭他的脸,摸着他头发乱翘的脑袋,大概猜到他是输掉了比赛提前回来了,心里不免有些愧疚,说好的去看比赛结果一场都赶不上。从他生硬的语气里愣是听出了几分委屈的意味,仙道安慰地拍拍他的背,声音特别温柔:“枫枫想我了对不对?把剩下的一些弄完,我们去超市买东西,晚上给你做好吃的怎么样?”

流川点点头,又摇摇头:“去外面吃。”

仙道看他可爱的样子不免失笑:“好,听你的,你等我一会哈。”

仙道坐回桌前,又看了看不远处正找杂志看的小呆瓜,心情变得无比愉悦。

“好了,枫枫我们…”仙道再次抬头的时候,沙发那头的人已经睡作一团。呵呵,还真是爱睡呢。拿起电话:“Mary姐,帮我拿条毯子进来吧。”

Mary轻手轻脚地进来送毛毯,带着一脸不明意味的笑意:“看来是您很重要的人呢!”

仙道接过毯子轻轻盖在流川身上,转头看向Mary:“哦?”

“'宝贝儿'先前打电话找你,那么好听的声音,它的主人果然也特别好看啊。”沙发上的少年睡的香甜,窗外的阳光衬着他白皙的皮肤,美的就像一幅画。

“是啊,能认识他,是最幸运的事。”仙道在他身边坐下,把他修长手指握在手心里。

“刚开始把我吓了一大跳,现在看到他竟一点都不意外了。”Mary从小在西方长大,思想还是比较开放的,她很识趣地将门带上,“Have a good time!”

仙道不想吵醒流川,看了他一会,又回到办公桌前审阅文件了,心想着多解决一些,接下来陪流川的时间也能多一些。

流川今天睡的已经够饱了,中午回家时候因为想着仙道,心烦意乱得没睡着,急匆匆赶过来见到了人,却没看几眼又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舒坦,流川难得的没有起床气,他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乌溜溜的眼珠一瞬不瞬看着工作中的仙道。

对仙道平日做什么不太关注的流川,这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被他专注的样子吸引了。看着仙道时不时微蹙的眉,原来他也有这么多烦恼的吗。从认识以来,印象中的仙道总是一副天塌下来都没关系的样子,无论做什么,他在自己面前都表现得游刃有余,就是自己最得意的篮球,他也向来毫不逊色。仙道平日里最常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一点也不像比自己大了整整7岁。上次彩子姐说他还上过财经名人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流川突然发觉,自己算不上了解仙道,从始至终只是凭着直觉认定了他。他是否一直在为了配合自己而改变现状?而自己却从未真正关心过他的生活,甚至连他具体在做什么工作都说不上来。从交往开始,自己几乎一心扑在篮球上,但仙道却总是不厌其烦的陪在身边。全国大赛后甚至连一通电话也从没主动给他打过,两人的通话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种种不安的想法让流川有些不知所措,仙道离开的这半个月,是因为厌倦所以逃走了吗?

仙道听到沙发那边的动静,抬眼对上了流川的,还是温柔无比的笑容,只是多了一丝疲倦。“枫,你醒了。”

此情此景中的仙道在流川眼里变得不真实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穿着白T、无忧无虑的样子,他突然感到心口发凉,冷不防问了句:“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聪明如仙道,不会看不出流川最近的反常,思量了一会,他郑重其事道:“有件事本来想晚些和你说的。”招招手让他过来,“但早点让你知道也好作准备。”

“……”流川脚下有如千斤重,短短几步愣是被走出了咫尺天涯的感觉。他因为仙道最近不冷不热的态度有些吃味,现在看仙道这样子像是要宣布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顿时有点紧张,脸色也沉了下来。

难道他玩腻了想要分手?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