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头鹅

【仙流】指南针23终章

二十三、 


难道他玩腻了想要分手? 
 
流川走到仙道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他心里这样想着,语气比脸色还要冷:“你不要我了?” 
 
“啊?”仙道简直哭笑不得,自己爱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不要他?真不知道这小傻瓜脑袋里尽想些什么。站起来拉住他的双手,仙道对着流川绷紧的冰山脸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流川朝他翻了翻白眼,搞不懂都到这时候了这家伙还能嬉皮笑脸。 
 
“宝贝儿,表情别这么严肃嘛,我正有好消息告诉你,要听吗?” 
 
好消息?不是分手? 
 
“我已经决定了,把手头这几个项目完成,再把三井从东京调过来。之后我会正式接手美国那边的公司。”仙道为了能完成爷爷交代的任务,这半个月来都在美国没日没夜地工作,紧赶慢赶想要回来看流川比赛,结果还是来不及。 
 
仙道有点愧疚地抱住他,“最近我都在忙这些事,不是有意疏忽你,明年我可以跟你一起去美国了。这个期末考全过的礼物满不满意?到时候你可不能嫌我烦哦。” 
 
流川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些天的胡思乱想纯属杞人忧天,别说仙道完全就不是那个意思,还一心记挂着自己要去美国的事,看着仙道熬青的眼圈,流川感到很心疼。 
 
“枫枫?”仙道看他一副傻掉了的样子,觉得特别可爱,忍不住亲了他一口,“别愣着,还有东西给你看。” 
 
仙道坐回椅子里,拉着流川坐在自己大腿上,一手环在他腰间,一手点着鼠标在电脑屏幕上划拉,“这是我找的美国那边的房子,上次听你说想选北卡上大学,我特地抽空过去转了一圈。你怕远,这几间看起来都很不错而且就在那附近,挑挑看有没有满意的。” 
 
流川只是随便看了几眼屏幕上切换着的房子图片,转而怔怔看着背后的仙道。“怎么了?都不喜欢吗?那我再找找。”仙道说着又点开了一个房产网站。 
 
“喜欢。”流川抿抿唇,“你选的我都喜欢。” 
 
“啊,那可真是伤脑筋了,好多套呢,得花时间好好选选了。”仙道放开鼠标,让流川面向自己,“枫枫,是不是超感动的?”他笑得电力十足,“有没有奖励?” 
 
“要什么?”流川觉得自己又要被仙道的眼睛吸进去了。 
 
仙道的脸愈发灿烂,“嗯…就要以身相许好不好?” 
 
流川心想自己这里里外外哪哪不都是你的了吗,还用的着“以身相许”这一说?但他还是很配合地回答道:“好。” 
 
仙道只当是开玩笑说说罢了,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认真,刚想再说点什么,就被流川用嘴唇堵上了。 
 
*** 
 
半个月前。 
 
仙道这周都住在流川家陪他复习。下午流川有训练,仙道便回家拿了一些衣物,刚进家门就接到了仙道和美的电话。 
 
“小彰,我和你爸爸到挪威啦。” 
 
仙道的父亲仙道辉是著名的摄影师,认识了混血超模仙道和美后立刻陷入热恋并火速结婚。婚后的仙道和美生下仙道便不再复出,一面相夫教子一面成立独立工作室转做幕后。 
 
仙道的爷爷一直对儿子儿媳的任性颇有微词,却也无可奈何。儿子对生意毫无兴趣,仙道凛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唯一的孙子仙道彰身上。好在仙道没有让他失望,大学毕业后就开始接触公司事务,而仙道父母则是彻底放飞自我,环游世界。 
 
仙道两夫妻自上次从成田机场与仙道一别后到现在已经半年有余,仙道好久没接到他们的电话了,“妈妈,玩的开心吗?” 
 
“当然啦!”听得出来仙道和美很高兴,“我们已经在罗弗敦一个小镇里住了一周了,这里超级漂亮,我和你爸爸都不想走了呢,他拍了好多照片,一会发给你看看。” 
 
没等仙道接话,和美话风一转:“嘿嘿,小彰还没有交女朋友吗?别整天学你爷爷那样像个工作狂,偶尔也该带着心爱的人出来转转的嘛!” 
 
“有的。”仙道想到自己那块心头肉,不禁嘴角上扬,“有机会就介绍给你们见面。” 
 
“哟哟哟,脑袋终于开窍啦。”和美没想到自家那个心性不定的儿子这回能认真起来,以前他从来不说要把交往对象带到家里,不免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这么厉害居然把我们家的臭小子给降服了?” 
 
仙道脑袋夹着手机,从柜子里拿出几套衣服。“他很好,但不是女孩子。” 
 
和美愣了一秒,似乎有点不敢置信。“你,你说什么?不是女孩子?” 
 
仙道在地板上坐下,“嗯,他叫流川枫,是我喜欢的人。” 
 
啪!仙道还想说点什么,那头电话就被直接被挂掉,刚想把手机收起来,和美马上又打了过来:“小彰,刚才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妈妈,是我。”仙道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知道一时间你们可能难以接受,但我是认真的。” 
 
和美知道,自家儿子平时间看起来漫不经心,骨子里却固执得很。自己所处的圈子里这种事也见怪不怪,只是向来最讨女孩子喜欢的儿子居然选择了一个同性,这让她很是震惊。 
 
缓了缓神,她平静下来。“小彰,你的选择妈妈不会反对,但人生还有很多种可能,希望你今后不会后悔才好。你爸爸他也不会多说什么,但爷爷那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嗯,爷爷那边我会想办法的,暂时先不打算告诉他。枫明年要去美国打篮球,我想和他一起过去。”仙道可不舍得和流川相隔半个地球,以前他是不想太早接手美国那边的产业,在国外读完书就回了日本,忙里偷闲开了家健身房,才遇到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三天后,仙道宅。 
 
“不行。”仙道凛气得直拍桌子,“你爸妈那两个不靠谱的这一年一年不着家就算了,现在连你这个臭小子也要走!美国那边你有姑父姑母看着,现在还用不着你接手。” 
 
由于太过激动,仙道爷爷吼得嗓子都有点疼,可他就是不同意。“你不想呆在东京我答应了,你要在神奈川海边开个什么奇形怪状的健身房我也忍了,你现在居然还要大老远跑美国去,简直气死我了你!” 
 
仙道知道要说服爷爷必须拿出充分的理由来。“姑父姑母明年就要抱小孙子了,爷爷你忍心让他们整天忙到没空回家吗?”他把茶杯推到爷爷面前,“况且您以前也说了,我迟早都得过去的,现在提早点不是更好嘛。” 
 
“你以为我就忍心让我孙子忙得回不了家?”仙道凛长叹一声,放缓了语气,“小彰你才多大,我知道你很优秀,从没让我失望过,但美国不比这边,要应付的麻烦事一大堆,你可以在日本多呆几年再去也不迟。” 
 
跟流川分开几天都受不了更别说几年了。仙道早知道老爷子不好搞定,和流川的事暂时还不能让他知道。老爷子十分在乎自己亲手创立起来的一切,如果能把他的心血经营好,自己又是他唯一的孙子,到时候总能让他接受流川的。就算到最糟糕的情况,大不了被赶出家门,以自己的能力做什么都不会太难。 
 
最后仙道几乎快磨破了嘴皮子,好说歹说才跟爷爷达成协议:近期美国公司最大的客户有意不再续约,如果能将它搞定,就答应让仙道过去。 
 
*** 
 
忙了半个月终于洽谈结束欢欢喜喜回国的仙道,发现自家小恋人居然以为要被“抛弃”,很是无厘头。 
 
这会儿后知后觉的少年认真答应着要“以身相许”,倾身献上香甜的嘴唇。 
 

🔗 瘦肉怡情,肥肉伤身

 
 
两人的衣服都不能再穿了。仙道从里间的休息室里拿了两套备用衣服,穿戴整齐后带着流川出去吃晚饭。 
 
流川不懂浪漫,但仙道安排的烛光晚餐他吃的很开心。“给你的。”快吃完的时候,仙道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双篮球鞋。“知道你流川大少爷什么都不缺,这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哦,全球限量一百双。这才是真正的期末考全过的礼物,喜欢吗?” 
 
“喜欢。”流川今天的惊喜一个接一个,他觉得自己以后肯定更离不开仙道了。 
 
刚回到仙道家,两人就兴致高涨直接在浴室里来了一发。流川更是由着仙道高兴玩了整整一晚上。他发誓自己近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未摆弄过那么羞耻的姿势,说过那么羞耻的话语,那么羞耻地一次次达到高潮。 
 
混蛋! 
 
到了第二天下午,流川才扶着自己快被折腾断的腰,颤颤巍巍到浴室里洗漱,刚出来腿一软又直接瘫在床上了。 
 
仙道笑嘻嘻地推门而入,“枫枫,我做了寿司。”流川看仙道容光焕发春风得意的样子就来气,一头蒙在被子里不理他。 
 
“昨晚体力消耗那么大,不吃怎么行?我都拿进来啦,你坐起来就好。”仙道把东西放在一边,去拉他的被子,差点被流川的眼刀杀死。 
 
“还不是因为你!”老子的腰都快断了!昨晚的流川终于大开眼界见识到仙道有多变态,两个人都射到快虚脱,他今天还跟能没事人一样起来收拾做饭。“哼。” 
 
心里不服气。 
 
可肚子是服气的。食物的香味那么诱人,流川还是很实在地坐起来了,好在屁股还算争气没有太疼。 
 
一口一个寿司,流川吃得津津有味,仙道看得也是兴致勃勃。“枫枫,你会怪我擅作主张要跟着你去美国吗?我可是会天天粘着你哦。” 
 
你现在粘的还少吗? 
 
“不会。”流川嚼着满嘴的食物含糊回答着,其实他也很高兴,哪里舍得跟仙道分开那么远。 
 
“最近有时间吗?我想带你出去走走。”仙道拿果汁给他吸了一口。 
 
流川思考了一下,“过几天还有一次集训,下个月可以。要去哪里?” 
 
“挪威好不好?那边很漂亮,我爸爸妈妈现在就在那儿的小镇上度假,他们拍了好多照片给我看,我想带你去。” 
 
爸爸妈妈?度假?要见面? 
 
流川突然有点紧张,他没想到仙道这么快已经把他们的事告诉了家里,而自己压根都还没有想过。 
 
“别担心,他们知道后没有反对,只是爷爷那边我还没有告诉他。”仙道觉得有点愧疚,因为爷爷的顽固,暂时没有办法把流川直接带回家。“你知道的,老人家不容易接受,但我想总会有办法的。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流川自从和他在一起后,就没有考虑过两人以外的其他问题。他只知道自己一心喜欢仙道,交往的两个多月里,也看得出仙道对自己的好,他愿意把身心都交给他,就像对篮球的执着一样。直到最近,他才有了“去美国后距离太远”的烦恼,以至于昨天还担心仙道不要自己。但没想到的是仙道不但默默做好一切,准备明年陪他去美国,还这么快就告诉父母两人的关系。这相当于一生的承诺了,说不感动是假的。流川放下手中的食物靠上他的肩膀,轻轻答应着:“好。” 
 
仙道快要爱惨了他的乖巧样子,顺着他的背把他摸的很舒服。 
 
可大灰狼仙道正经不过两秒,手又不老实地往他敏感的地方探。 
 
流川这时候很清醒,一把推开仙道,眯着眼睛看他。其实他一早就想问了:“你看起来很有经验的样子?” 
 
“天地良心呀,枫枫,虽然我的初吻没有了,但初夜是如假包换的呀,要怪只能怪你老公我不论做什么都很优秀,特别是在这方面。你说对不对?” 
 
“滚。”流川都懒得再理他,继续吃寿司。 
 
“对了枫枫,我还买了蛋糕,我去拿进来哈。”这段时间的相处,仙道发现流川其实就是个小孩子,每天就吃饭睡觉打篮球这几件事,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他爱喝牛奶,吃面条,对冰淇淋那些甜食更是来者不拒。仙道其实会做一些甜品的,但今天没时间大展身手,刚才去买食材时候就顺便买了一些。 
 
仙道捧着装有提拉米苏蛋糕的盘子进来,流川已经把寿司都吃光了,正昏昏欲睡垂着头吸果汁。吃饱就犯困,还真是个小懒猪。 
 
“枫枫,先别睡。”仙道揽着他肩膀一起靠坐在床头,面前的蛋糕散发着苦涩的甜香。“你知道吗,提拉米苏的含义是带我走。大概从第一次见到你,我的魂就被你勾走了,所以,我的身体和我的心,你都要一起带走哦,枫枫。” 
 
流川总是对仙道的肉麻情话无法免疫,这回他破天荒没有鸡皮疙瘩掉满地,而是发自内心的感动。他自己的魂也早就被仙道勾走了。 
 
低头啃了一口提拉米苏,微苦的咖啡香味在口中蔓延。流川舔了舔嘴唇上的奶油,微微勾起嘴角,“嗯,带你走。” 
 
万物生长,皆因缘分。他们的相遇既是偶然,也是必然。仙道当初在美国读完大学,懒散的性子让他想要逃避庞大的家族企业,因此他得到爷爷的同意暂时回国。他没想到经营着事务不算太多的分公司,还一时兴起在湘南海岸开起的健身房成了他遇到一生挚爱的契机。他更没想到,因为自家恋人执着的篮球梦,推波助澜使他提早重返美国。 
 
而他家单纯率真的小恋人显然没有想这么多,吃完蛋糕就歪倒在仙道怀里。午后阳光穿透房间洒在少年柔和的睡颜上,安静而美好。仙道看着他被可可粉弄脏的嘴角忍不住轻笑,低头将那些碎屑舔掉,痒得流川迷迷糊糊往他脸上蹭。 
 
“宝贝儿,你这样我又要受不了的。”仙道按住他的后脑勺,把他搂进怀里,却听到他叽里咕噜骂着自己:“仙道…白痴…” 
 
仙道失笑,抱着他陷进柔软的大床。“小坏蛋,今天就放过你了。”亲亲他的脸蛋,“睡吧。” 
 
流川有点被弄醒了,在他身上蹭了蹭脑袋,“唔…吵死了。” 
 
仙道更开心了,又亲了他一口才肯闭上眼睛。“流川枫,我爱你。” 
 
“嗯…”
 
 
End.


需要文档版本自取哈,万一不行再喊我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yi84ObKu8sKWRRvlLamwQ 

提取码:b90R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