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头鹅

【仙流】神的旨意1

ooc,大概也不算穿越文
不知道什么题材,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
佛系随缘慢更
he,其中穿插部分h🤫





祭司 神殿 征战 弓箭 是谁的从前
我会永远记住你出现在我面前的第一眼




湘北部落阴云笼罩,人心惶惶,数月来的战争和瘟疫让人们几乎被黑暗吞噬,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到头。

彩子盘腿坐在桌前,用来占卜的水晶球已经晃动了许久,且有越来越不稳定的趋势。她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灵球,一刻也不敢懈怠,只因她记忆里从未出现过此般情形。大祭司安西如今已被迫冰封在深山中,若巫女殿再出差池,这湘北怕是再无复兴之日。

不料,本就晃动不止的灵球突然发出幽幽蓝光,下一秒,这蓝光便穿透正殿直指神池上空,顿时阴云笼罩的天空被染得一片深蓝,滚滚浮云自中心一点旋转,伴随着不知是咆哮还是哀鸣的巨响,形成巨大的漩涡。

“尊上,快去看看吧。”彩子捧着灵球急匆匆赶到正殿,“天有异象,怕是要有大事发生了。”

高座上的男子神色淡漠,语气也跟表情一样冰冷,“走吧。”他手中攥着本族最神圣的灵石,那也是他神力的象征,此刻正和巫女的灵球一样闪着幽蓝,他可以感受到有一股不寻常的力量正在悄然逼近。

神池附近已经围了不少人,都被那轰隆隆的响声震得心惊胆战。“大家稍安勿躁,尊上一会就来了,不会有事的。”这是长老赤木的浑厚嗓音,他总能适时地安定人心。

可没一会,天空中那深蓝的漩涡中心突然劈开一条裂缝,地面剧烈摇晃起来,神池水内翻滚不止,那裂缝射出的蓝色光芒直指池心,顿时炸开的水花溅得周围人们一身一脸,什么也看不见了。

天空又恢复阴沉沉的样子。

“怎么不见了…”
“好像没事了…”

“你们快看呐,神池里好像有人!”
“啊真的有,但那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他真的是人吗,跟我们不太一样啊。”

流川枫和彩子匆匆赶到的时候,众人已经在议论纷纷了,看到他们伟大的守护神,便自动退让开来,拱手行礼。

神池里似乎真的是一个人,他周身覆着一团蓝光坐在池底,只露出胸口以上的身体,奇怪的是他一点也没有被弄湿的样子,只是转着那双人们从未见过的深蓝色眼珠,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接着,他看到从人群中走近的男子。男子面色苍凉,白的不见一丝血色,身着黑色战袍,一双漆黑的眼睛却熠熠生辉,闪着无限光芒。他淡淡看着自己,一张一合的凉薄嘴唇好像一点温度也没有,“你叫什么名字?”

“仙道彰。”



第一章

算起来,湘北是这个星球上历史最为久远的一个神族部落了。千年以前,初代族长谷泽机缘巧合之下来到此地,一手将其建立起来,如今正是百废待兴之时。资历最老的大祭司安西一直作为谷泽的指引者,不仅给予他最有力量的支持,还日日夜夜为湘北所有子民祈福着。

谷泽座下有两名得力助手,分别为左护法三井寿和右护法宫城良田,另有两位长老赤木刚宪与木暮公延为其出谋划策保驾护航,而巫女彩子作为神殿内唯一一位女性,常年驻守在殿内深处占卦卜算,除非必要,从不出户。

要说谷泽最尊敬的便是大祭司安西光义了。没人知道安西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从何时就在。但人们知道,只要有他们的守护神跟大祭司在,美好安定的日子就永远不会到头。

当初开辟这片蛮荒之地之时,诸神合力建造了他们一直居住至今的处所——暗夜神殿,安西更是在殿外正前方的位置凿拓出一池圣水,用以供养向天神祈求而来的莲苞。

这莲可不是普通的观赏植物,也轻易不开花,这花苞不仅有可能孕育出湘北新一代的守护战神,也是所有新生命的象征。但凡有自信能用自身的精气神将莲苞哺育至花开者,都可向大祭司从圣水中求得一株。若有伴侣,两人还可携力配合,一起供养,短则数年,长则数十年,待到苞心全开,便可将蕴育而出的新生儿从中抱出,这就算是他们真正的“出生”了。

谷泽力量非凡,造就了一方祥和,在这绵长的岁月里却始终孑然一身,从未有过伴侣。他先后向大祭司求得两株莲苞,奉在寝殿内,终于在第一百一十一个年头里,第一株莲苞开花了。

这并不是湘北第一个新生儿,但它却有别于其他任何一个。首先是它的个头。当初供养它的时候,所浇灌的圣水是普通花苞的十倍,需要加持的神力也是多到每次都让谷泽有点吃不消,大概是这孩子营养太好,开苞前的数十年,它已经占据寝殿的一半空间,谷泽担心它有变得更大的趋势,不得已才将其转移到正殿外的神池前,一来位置宽敞,它想长多大就长多大,二来也方便取用池中圣水。

其次是它的颜色。莲苞未被祈求者请回之前,在神池的圣水中只是一株连叶子都没有的巴掌大小的普通植物,层层裹覆的花瓣几乎呈透明,肉眼可见花心内部是空的。随着它被不同的人带回家,用不同的精神力呵护,渐渐开始染上不同的颜色,或深或浅,就是从来没有一朵是白色的。而谷泽这巨大的莲苞,仿佛天生就是不一样,它不但白,还白的似乎会发光,简直神奇的不得了。

可说来也奇怪,这莲苞自从转移了居所,便不再长大了,只是颜色愈发纯净,光芒更甚,即使在露天环境里被风雨吹打,它也不染半点瑕疵。终于在十一年后的一天,它通体的光芒从白光转为幽幽的蓝光,在一个月亮和星星都没有的夜晚,盛开了。

人们都被这夜的奇异景象吸引得纷纷前来。不仅因为这莲苞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更是因为他是族长谷泽的第一个后代。他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受到圣水源源不断的恩泽,以及谷泽一百多年以来的精心养护。毫无疑问,他将会成为湘北下一代守护神。

花苞虽大,但躺在正中心的婴儿却同普通婴儿一般大小。他极安静,是个男孩,通体白净清透,只有嘴唇小小一点宛若红樱。他轻颤着那夜蝶般长长睫毛,并未睁开双眼,呼吸平稳似乎还在熟睡中。

谷泽小心翼翼地将其用丝布包好抱出来给大祭司看,白发苍苍慈眉善目的长者瞧着那一脸稚嫩的婴儿,只是一个劲“哦呵呵”地笑,最后说了声“极好”便拂袖而去。而从不出户的巫女彩子今夜也破天荒守在神池旁等待,在花苞打开的那一刻,目光便追随那些消散开来得的点点蓝光直至消失不见,继而转头对谷泽说,“此乃吉兆”。

“尊主,给孩子取个名字吧。”一旁的木暮长老温和地说道。

“流潺回转,川谷径复,象征生命永不止息。”展开怀中那团雪白小肉球的手掌,掌心有块深红胎记,仔细看可分辨出是枫叶形状,连叶脉纹理也隐约可见,谷泽眼中笑意更深。“取名流川枫。”

第二株莲苞供养起来则是顺利的多,在第一株被移至神池前的第二年,谷泽就把这第二株莲苞请了回来。

短短十年,相隔第一株不过几个月,随着火红的花瓣绽放和响破天际的啼哭声,花心里的婴儿已迫不及待开苞而出。

大祭司摸着婴儿同花苞般红艳的小红头时再次发出了他标志性的“哦呵呵”,他双手捧着茶杯,笑得一脸高深莫测,“真是妙哉!就叫他樱木花道吧。”

许是流川和樱木福泽深厚惠及众生,自他们出生后的百年间,湘北领土已经由谷泽带领着诸神迅速扩张至两倍不止,且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蛮荒之地,本就极难治理,就是当初收复众多散落在此的牛鬼蛇神之时也是费了众人不少力气,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繁荣和稳定。谷泽为了湘北的未来,将带兵打战的事暂时交给众将领,趁着这还算太平的日子,抽空亲自教导两位小殿下。没空的时候,两位长老便来指导他们法术、授予他们知识。谷泽还让三井和宫城教他们各种兵器的使用。作为继承人的流川,更是从小深知自己责任重大,除了平时的学习外,闲暇时候也不忘向大祭司讨教一二。

相比之下樱木就顽劣得多,隔三差五就要约上他那群不知道哪里结交来的狐朋狗友游山玩水,一出门就是好几天,最后少不了谷泽和各位前辈的训斥。

说来这两位小殿下虽都是谷泽的后代,亲兄弟间血浓于水理应相亲相爱、互相协作,可偏偏两人性格迥异不说,还总是互看对方不爽,常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弄的两位长老很是头疼。久而久之,大家发现这两个不省心的小鬼就是闹着玩玩,也就随他们去了。

渐渐地,湘北从一个一开始只有百人不到的神族小部落逐渐成为几十万人的大国,并且吞并了周边一些闲散小部族。为防止有外来者入侵,谷泽还特别成立了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驻扎在湘北地界边缘。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