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头鹅

【仙流】神的旨意2



第二章


流川面无表情地坐在大殿的高座上,狭长的凤眸直直望着前方,并没有分多少眼神给旁人。

说来也奇怪,人是他带回来的,一言不发的也是他。仙道在已经一旁的椅子上干坐了一个多时辰,也就这么干巴巴的看了他这么久。

黑发黑眸的男子生得一张异常好看的脸,冷冰冰的,可仙道就是觉得看不够,一下也不舍得移开眼睛。啊,好像是一见钟情呢,要不刚才也不会乖乖跟着走了。仙道无奈地抓抓脑袋,几不可闻呼了口气,真是伤脑筋!可现在不是该想这些的时候,还有比这更令人伤脑筋的事——要怎么回去?

这几日不过闲来无事,仙道就翻了几本古籍出来看看。作为陵南的统领,补充知识是十分必要的,况且陵南星历史悠久,老一辈的长者们大多已经不在,许多重要的法术和典故已经失传,如今只能从为数不多的几本珍贵古籍中推测出部分残留的信息。

而今天晚上,仙道吃过晚饭后照例拿了其中一本继续研究。密密麻麻的书页上是古老的楔形文字,他催动神力解读了上面的意思。很快,他就知道大概是记载了某位神的一段往事。

这并不稀奇,远古时代的神的过往也是很有纪念价值的,仙道的母亲也在另一本古籍里出现过。只不过不太寻常的是,在这段文字后半部分,有一个圆形样式的图案,看起来像是封印术,又或者是召唤术?

仙道很疑惑,看这个图样的中心是空的,显然是缺失了一部分,而上面的文字中并未提到有关它的任何信息,可它又确实是属于这段内容的。于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仙道伸出手,掌心向下覆盖住图案,集中精神力,试图从中解读出点什么。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仙道刚催动法力,掌心下的图腾瞬间炸出万丈蓝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的身体像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更别说把手移开了。刺眼的光芒令他睁不开眼,霎时间天旋地转放佛跌入了漩涡。仙道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浑身上下也使不出一点力量。最终,混沌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再睁眼的时候他已经在湘北的神池里了。

这是怎么回事?仙道软绵绵地坐在水里,茫茫然环顾四周。刚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产生了自己只是掉在陵南后山的圣泉池里的错觉——周身环绕的是最熟悉不过的莲苞,和自己听得懂的你一言我一语。然而除了这些,陌生的面孔,陌生的事物,还有不远处被黑影缭绕的殿宇……陵南的每一个地方他都清楚不过,可这里显然不是陵南。在人们好奇的目光中,仙道没来得及细想,就已经被带回了这座神殿。

搞不清来龙去脉,自然也无法马上就能回得去。仙道完全可以想象,陵南众人明天一早发现他失踪的后果——鱼住的怒吼,越野的喋喋不休,相田姐弟的没完没了,总之就是,很烦很吵。

像现在这样许久的安静,已经好久没享受过了。既来之则安之,刚才那一摔虽不痛,但仙道隐隐觉得浑身都有些不对劲。他本想使用隔空瞬移术让自己离开这里,却无法施展法力,就连最平常的催眠术也不行。暂时失去力量什么也做不到了吗?仙道无奈地笑笑,闭着眼放松身子靠在了椅背上。

流川终于肯分一点眼神给仙道时候,就见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正闭目养神。

数月来的战争令他的精神时刻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他很疲惫,但他不敢睡。“小枫,一切都交给你了。有你守护着大家,我很放心。”父亲临终前的嘱托言犹在耳,流川枫自知一刻也不能懈怠。可是如今的湘北阴云笼罩,就连暗夜神殿也出现了隐患,敌人的诅咒像瘟疫一般在族群中蔓延扩散,却始终无法连根拔除。流川心中有愧。

还记得也是这样安静的一个夜晚,谷泽正指导流川使用封印术。

“尊主,边关来报,似有敌人来犯。”三井急匆匆地赶到殿内,对谷泽正色道,“目前还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有什么目的。据说对方个个人高马大,携带兵器,全部身着青色战衣,大概有一只部队的人数。但领头的个子略小,面容秀美,好像是个女人。”

“你立刻过去守着,带上角田跟安田。在对方此行目的未明前,切记不可轻举妄动。”谷泽吩咐道。

自从湘北在此立足至今,所斩除收复的不过是那些侵霸蛮荒的妖魔邪兽,像今天这样有组织有兵马的部族还是第一次碰上,且是“不请自来”。若他们是无意途径此地,愿意缔结友好邦交,立下条约互不侵犯,也算相安无事;若是蓄意进攻来犯,则必须提早作出应对措施。

“去请师尊过来。”不管对方何种目的,请大祭司为湘北加固结界是很有必要的。

“叮铃叮玲”是彩子服饰上的碎铃发出的声响,她一路小跑进来,秀眉紧蹙,“尊主,灵球显象,湘北有将有大难。”她也是刚刚才卜算出结果,就立刻过来禀报了。

看来来者绝非善类,湘北是免不了一战了。

“小枫,你和樱木都留守神殿。宫城立刻随我一同出战。”谷泽一刻也不敢耽搁,又对迈进大门的大祭司说道,“师傅,这里就拜托您了。”

“谷泽,切莫心急,乱了阵脚。”安西捋了捋他白花花的长胡子,“敌人许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把‘夜冥’和‘暗绝’都带过去吧,以防万一。”

“夜冥”和“暗绝”是湘北最精锐的两支部队,在从前的战争中总能用最快的速度取得胜利。谷泽本是听从安西的话将他们都一齐带上,行至半路却又改变了主意——若敌人只是虚张声势,目的是把得力干将都引至边关,而境内只靠大祭司的结界来防御,委实不妥。于是‘夜冥’都留下保护族人,‘暗绝’随谷泽出战。

事实证明谷泽的顾虑没有错,敌人意在声东击西。但他万万没料到的是,那个风度翩翩、长相俊美、仅仅是用作诱饵的领头男子藤真健司,实力竟不在自己之下。谷泽眼睁睁看着埋伏在不远处的海南盟军冲破结界直逼湘北内境,而自己和所带领的将士们和身着青衣的翔阳大军打得难解难分,着实分身乏术。

“尊主,快走,我和三井在这里顶住!”宫城一招电光霹雳无影腿直击伊藤的心口,这个比他高出整整一个头的敌军主力瞬间口吐鲜血,却仍不依不饶地反击。

“想走?没这么简单。”藤真身形一晃,挡住了谷泽的去路。

评论

热度(23)